眼之殇

  晚节不保——我只能用这四个字来形容我的眼睛。在十几年的学生生涯即将结束的时候我的眼睛近视了,真是个大杯具,如果再撑过去这两年学习时光恐怕这辈子就和眼镜无缘了吧,可偏偏就是晚节不保。是谁说的人成年了就不会再近视了?尼玛害人不浅啊!

  昨天下午去配的眼镜,左眼50度,右眼175度(一百度以上就应该配眼镜了,否则度数会越来越大),按说这俩度数平均一下也不算大,可偏偏俩数字之差太大了,整整125度!医生说右眼不能给我配175度的,因为两个眼睛相差度数太大戴眼镜的话就会头晕,试了一下果真如此,只好下调至150度了,可戴上之后还是有些头晕,医生说这是不可避免的了,适应一段时间就好了。我可不想去适应,以后能不戴眼镜就尽量不带,晕晕的走路都摇晃。

  眼镜是个很神奇的东西,流氓戴上了接着就能成教授,黑社会戴上也能当书记。看着镜子里戴着眼镜的自己,还真人模狗样起来了。怪不得好多人都喜欢戴没镜片的镜框,或者是平面镜——果然戴上气质就变了~~可我现在还是不想要这种“气质”了,典型的花钱找罪受。眼睛的度数应该就是这一两年的时间内增大的,面对电脑的时间更多了,懒得不愿意挪动的时间更多了,户外活动的时间减少了,是该进行自我检讨了……

  这周末就是母亲节了,想想好几周没给妈妈打电话了,上次打电话时她眼睛的角膜炎还没好利索,每天在滴眼药水,听说最近北京风沙又特别大,做儿子的也没问候一下,真的感到非常惭愧。人的眼睛太脆弱了,“揉不得沙子”是最恰当的形容。

  谨以此文作为一个纪念吧,纪念我今日起告别了那健康的眼睛,也希望能督促一下自己改变一些不良的生活习惯,争取早日再把眼镜扔掉。突然想到了那些许久未见的老同学,当你们见到戴眼镜的我时还能不能认得出来呢?

眼镜和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