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家口

工作上的机缘巧合,在张家口待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,之前对这座北方小城的印象只有京张铁路、詹天佑、察哈尔……,一个月时间下来,脑海中的各种细枝末节竟渐渐勾勒出了有血有肉的张家口。

从北京到张家口大约两百公里,但即使坐最快的T315次列车,也要超过三个小时,之所以速度上不去,是因为一路上要穿过相当大的一片山岭,那段路程山势险峻,地形复杂,火车需要穿越数十条隧道,车窗外一黑,有时会长达数分钟。一路穿山越岭,海拔上升五六百米左右,放眼望去,层峦叠嶂,沟壑纵横,煞是壮美。就目前的科技水平而言,才刚刚把京张高铁修起来,可是一百多年前的詹天佑们却也能够独立自主的设计施工、开山凿路,确实令人叹服。

下来人潮涌动的火车,瞬间感受到清凉的空气扑面而来,真是个天然的避暑胜地。7月份在全国好多地方都是拉起高温警报的时候,在张家口却经常是凉爽舒适,天气好的让人觉得不出门逛逛简直是对不起大自然的馈赠。张家口分为坝上和坝下两大自然区域,夏天坝上可是个好地方,驱车一小时,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张北草原,张北草原上有绵延一百多公里的草原天路,一路上只有一望无际的草原,一条看不到尽头的公路,偶尔山坡脚下有零星几个村落,颇有中土世界的感觉。国内著名的张北音乐节,就在这片原生态的张北草原上举行,草原景点与崇礼县的滑雪齐名,并称为张家口旅游业的两大名片。

草原上的风车

草原上的风车

到了张家口不得不去张家口堡,这个当年的军事堡垒如今成为了城中村,坐落在喧哗的桥西区闹市地带。堡子里建于明宣德年间,至今已有600年。随处可见破败的土墙之上,有飞檐翘角,雕梁画栋,时不时可见哪户大门上钉着一块牌子,上写:此处古迹已有X百年历史。由于地处京晋冀蒙交汇之处,堡子里也融汇了各地的建筑风格,有山西乔家大院式的,也有满族式建筑,甚至还有蒙古式圆形穹顶,堪称一座北方民居博物馆。

张家口堡

张家口堡

地理位置决定了张家口商埠文化、军事文化与草原文化相融共生的特点,张家口人的性格也多少看上去有点豪放。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卖西瓜的大爷,张家口的物价不高,西瓜非常便宜,几毛钱一斤,卖瓜的大爷经常对我们买一送一,我们买半个瓜,他还送我们半个瓜,经常弄得我们不好意思,却又哭笑不得。在这里吃饭也不用担心吃不饱,吃过好多家饭馆,都是大盘子大碗,菜的分量都是足足的,体现出张家口人豪放的一面。

住的地方在张家口的新城区,明显感受到城市建设的速度很快,但居民的生活水平发展似乎跟不上这个速度,一位刚过三十岁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工资才将近两千,给我们开车的本地司机一个月工资一千五,每天下了班得摆地摊做副业补贴家用,不知道这能不能代表张家口的普遍收入水平。看着新城区有大片漂亮的楼盘,晚上亮灯的却没几家,新建的市政府大楼庄严气派,但办公面积不知比国家规定超标了多少倍,真希望当地政府在注重财政收入的同时,更关心一下老百姓的收入。

张家口市政府大楼

张家口市政府大楼

也许正因如此,一次冬奥会的申办成了很多张家口人期望改变的契机。年轻人希望国家会给这个城市更多的政策扶持,封闭的环境也能产生一些变化;而出租车司机则强烈支持申办奥运,增加收入是一方面,给这个城市来一次大扫除是更有意义的事情,比如让不够整洁的老城区变干净点,把以往下不了决心修的路都好好整修一下,从来也不走斑马线的行人也能学会规范地过马路。从他们脸上看得出,99.5%的张家口申奥民间调查支持率有可能是真的。

如果冬奥会申办成功的话,希望给这座北方安静小城带来的是活力,是推动,而不是一场带有破坏性的冲击。

张家口的蓝天白云

张家口的蓝天白云